您所在的位置:展台新闻>教育>教育工作者要为国家多想一点

教育工作者要为国家多想一点

作者:匿名 时间:2019-11-02 17:32:09

七十年前,我是一个受过高中教育的人。70年后的今天,我已经从事教育几十年了。从我的教育和在教育工作中的经历来看,我觉得并且一直相信教育是光荣和神圣的。这也是许多人渴望的,也是我们应该珍惜的。

什么是教育?

我认为教育首先是教学和传承。它不仅是知识和人类文明的传承,也是教师的道德品质。因此,当老师不容易。

如果说教是传承,教育就是教育人。就像抚养孩子一样,我们必须慢慢地工作来抚养他。因此,我们的老师应该给学生潮湿的雨水,明亮的阳光,以及承受和经历风暴的能力,这样他才能成为一个能够为国家做出贡献的坚强的人。我认为我们的许多学生现在受不了这种打击。他们只能表扬,甚至批评,而且做得不好。这些都是我们老师应该重视和解决的问题。

同时,作为一名教师,在教育过程中,我一直在接受教育并不断总结。我想我经历了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是继承。

我是一名医学院教师,我们的学生将来将承担起拯救死者、帮助伤者和为人民服务的重要任务。首先,我们应该传授老一辈人的高超技能和他们对病人的关心。这是第一阶段。

第二阶段,突破。

所谓的突破意味着我们不能仅仅沉浸在前人的成就中。我们应该做一些我们没有做过的事情。

很简单地说,我做了什么?

我仍然记得当时我被要求申请博士导师的职位。我在20世纪50年代接受过培训。那时,没有医生制度,我们也不知道博士培训是怎么回事。如何成为博士生导师?然而,那时我觉得国家需要我们做一些我们没有做过的事情。所以我去老一代老师那里向外国博士生导师学习。培养了一批非常优秀的博士生。

例如,要培养高层次的人才,我们必须有一个基础。1986年,我们向2017年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卫生部医学分子病毒重点实验室侯云德申请在北京建设一个病毒实验室,我们还将在上海建设一个。当时,卫生部问我你是否愿意与他合作。我说如果你不能和他合作,就没有我们。他太强壮了。让我们从头开始慢慢来。自卫生部和教育委员会重点实验室发展以来,我们自己的医学分子病毒实验室在世界上具有一定的地位。这是一个突破。为了培养高层次的人才,我们必须有这样的突破。

第三阶段,升华。

每个老师都可以被比作一只蚕,自己结茧,然后一次又一次地破茧而出。然而,无论如何,我们将永远为国家和人民想得更深更远。我们将接受国家和人民需要教育者做的任何事情。

从2013年到现在,我们开设了一门人文和医学新课程。这门课的原因是当时医生和病人之间有很多冲突,甚至医生也必须戴安全帽工作。我认为这很不寻常。原因是公众都不了解医生,医生在治病救人的过程中只注重科学技术而忽视人文关怀。所以我建议学校开设一门医学人文课程,它不仅能培养我们医学生的人文情怀,还能让更多的人了解医生。第一堂课开始时,有20多名学生,虽然不多,但我很高兴,因为这些学生来自法律系、经济系和新闻系,他们都是来学习这门课的。

目前,越来越多的教师参与到该课程的教学中,它也成为网络传播中的一门热门课程。迄今为止,来自400多所学校的10多万名学生选择了这门课程。此外,这些学生选择这门课程不仅是为了听课,也是为了通过严格的考试并最终获得学分。

当我说这些的时候,我并不是说我很棒。我只想说,作为老师,我们应该多想想我们的国家。

近年来,老龄化已成为国家日益重要的问题。今年,我86岁了,我已经进入老年阶段。所以我会考虑如何解决中国的老龄化问题。所以我们开始从事老年研究。我们建议国家不仅要考虑养老问题,还要考虑“养老医疗”问题。它应该实现健康老龄化,现在国家已经采用了它。

最近,我认为身体健康得到了更多的关注,精神健康也应该得到更多的关注。尤其是现在,连小学生都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如何使心理健康和心理健康等同于身体健康?现在我们也在进行研究并提出相关建议。

总之,生命是有限的,但作为一名教育家,它能带来无限的影响。只要生活继续,我们就永远不会停止在这条教育道路上。

(作者是中国工程院院士、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教授)

(资料来源:文汇报)

pk拾

上一篇:三款配色明天发售!中国区 Supreme x Dunk Lo
下一篇:郑眼看盘:大盘下档有限 继续布局优质股